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律師學院 > 理論研究 >

理論研究

News

淺析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中公司管理人員的界定

作者:王迎春 孔囡囡   日期:2019-10-11 09:21   點擊:

內容摘要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是近幾年司法實踐中比較多發的犯罪,依據不完全統計2018年全國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的判決11123份,多發于河南、浙江、廣東、江蘇四個省份,為了有效化解社會矛盾,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于2019年1月30日印發《關于辦理非法集資刑事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重點懲處非法集資犯罪活動的組織者、領導者和管理人員,包括單位犯罪中的上級單位(總公司、母公司)的核心層、管理層和骨干人員,下屬單位(分公司、子公司)的管理層和骨干人員,以及其他發揮主要作用的人員。管理人員怎樣界定,則成為此類犯罪刑事辯護的有效辯點之一。本文主要從刑事辯護的角度出發,結合筆者的承辦案例對如何界定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中公司的管理人員、主要管理人員進行分析。

    關鍵詞 單位犯罪  公司管理人員  主要作用  

正文:非法吸收公眾存款往往涉案金額較大,涉及的集資參與人數量較多,大多數案件是因行為人非法吸收公眾存款后再投資,資金鏈斷裂后案發,一旦案發此類案件社會影響較大。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侵害的是國家金融管理秩序,危害的是普通公民的合法權益,犯罪主體為單位的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的案發率,近幾年上升趨勢明顯,單位的組織人員、管理人員則是刑事判罰的主要對象。管理人員怎樣界定,刑事法律及司法解釋尚未明確規定,掛名股東及部門經理是否都是管理人員值得商榷,筆者結合辦理的典型案例,淺談一下行為人是否系涉案單位中的主要管理人員,該管理人員是否應對任職單位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的數額承擔刑事責任。為此,本文將重點闡述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中公司管理人員的界定。

一、 管理人員之界定

  依據公司法》第二百一十六條第一項規定,公司高級管理人員是指公司的經理、副經理、財務負責人,上市公司董事會秘書和公司章程規定的其他人員。顧名思義,管理人員是指在組織中行使管理職能、指揮或協調他人完成具體任務的人,其工作績效的好壞直接關系著組織的成敗興衰。筆者認為,首先,管理人員應具有一定的管理職能,其次,管理人員應在具體的工作中履行管理職責,從事管理的相關工作。筆者將從以下幾個方面具體分析闡述管理人員之界定。

(一)案例簡介

公訴機關指控:某擔保有限公司,成立于20134月,法人代表尹某(已判決),股東為被告人孫某龍、尹某,實際經營者及投資人為褚某(另案處理)。20143月,被告人孫某龍被聘為該擔保公司風控部經理。期間,其本人及該擔保公司通過業務員王某某、井某、黃某某等人面向社會公眾非法吸收集資參與人趙某等302人存款共計2800萬余元。

被告人孫某龍當庭辯稱:風控部負責貸款發放的風險考察,對公司其他部門吸收公眾存款的行為不參與、不管理、不干預,雖是股東但僅是掛名,對公司行為不參與管理和分紅,對公司沒有影響力,不應對公司的犯罪行為承擔刑事責任。一審法院認為:風控部經理系公司的主要管理人員,其本人或其管理部門是否具體辦理吸收公眾存款業務,本人是否具有實質決策權等,只是公司部門之間分工不同和公司內部管理問題,其作為公司主要管理人員,應對本人任職期間公司及業務員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的數額承擔刑事責任。被告人孫某龍不服一審判決,提出上訴,本案二審審理中。

(二)公司顯名股東并不必然系公司管理人員

在一般人的理解中,公司股東一般系公司重要人員,系公司成立的發起者、組織者、領導者,但在筆者辦理上述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案件中,被告人孫某龍雖是公司股東但只是頂名股東(顯名股東),他與公司實際控制人系朋友關系,在公司成立之初,他與公司實際控制人(實際出資人)之間就簽署了掛名股東協議,依據協議約定,顯名股東不享有公司的股權和經營管理權,顯名股東未實際出資,不享有實際管理權,不享有公司股東權利,不承擔股東義務,僅是具有股東的名譽,不因成為公司顯名股東而享有任何額外的報酬,不參與公司經營的重大決策,不承擔法律責任。筆者認為,類似被告人孫某龍的股東,他們不具備管理職責,不履行管理職能,甚至都不在公司任職,不負責印制宣傳資料,公司員工不向其匯報具體工作,不負責審核、簽訂合同與管理合同,不管理人員,不掌握資金動向,此種情況下,不應將公司股東界定為公司管理人員。

(三)公司部門經理并不必然系公司管理人員

在一般人的理解中,公司部門經理一般負責管理具體工作,系公司的管理人員。但在筆者辦理的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案件中,被告人孫某龍雖是公司部門經理,但不享有任何管理職權。經會見了解,被告人孫某龍在公司成立之初,他并未參與策劃公司的成立以及組建,在公司運營之后,雖然按照公司章程規定所在部門負責一定的工作,但事實上他雖是部門經理,但職務權限形同虛設,沒有從事任何管理性質的相關工作,沒有實施管理行為,不熟悉公司業務流程,不清楚公司運營規則,不參與公司會議及相關事項的討論、決策,不向公司實際控制人匯報工作,對公司行為沒有任何影響力,對公司其他人員非法吸收公眾存款行為不知情,在公司的角色定位僅僅是普通人員而非重要的負責人,做的工作也只是沒有太多技術含量的簡單工作而非管理工作,此種情況下,不應一概而論的將部門經理直接界定為公司管理人員。 

 

四)從公司業務中抽取總業務提成的人并不必然系公司管理人員

從公司業務中抽取總業務提成的人有時不僅僅包含公司總經理、財務總監,還包含公司普通行政人員(含前臺)、財務人員、掛名的部門經理,此種情況下,行政人員、財務人員、掛名的部門經理作為公司受聘的工作人員從公司領取提成本身并不是犯罪行為,主觀上他們認為領取的是自己的勞動所得,并不是為犯罪行為提供幫助所獲得的非法收益。筆者認為不能僅以此推定他們系公司的管理人員,他們并不是公司提成發放標準的制定者,他們與公司骨干人員之間不具有犯罪的意思聯絡,不構成共同犯罪。主觀上,他們不具有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的犯罪故意,客觀上,他們不負責簽訂與審核與集資參與人簽訂合同,不具備管理職責,不負責管理公司業務,此種情況下,他們顯然不是公司管理人員,不應對任職期間公司及業務員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的數額承擔刑事責任。

二、 公司主要管理人員之界定

筆者認為,主要管理人員主要包含涉案單位中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應包含公司的實際經營者及投資人、財務總監、具體辦理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業務的部門經理,他們在單位將要實施的犯罪行為決策中起決定、批準等主要作用,具有實質決策權,應對公司向社會公眾吸收的全部數額承擔刑事責任。

風控部經理能否認定為公司主要管理人員?眾所周知,風控部在公司中負責的是貸款發放的市場風險考察、負責款項的催收,進行的是投資風險管理的相關工作,并不具體辦理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業務,當公司資金到達風控部之后,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的犯罪實行行為已經完成,他們對公司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的行為沒有提供任何幫助。風控部經理實際上不熟悉公司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業務流程,不接洽集資參與人,不與集資參與人簽訂合同,不參與公司日常管理工作,他們對公司重大事項、日常財務開支沒有審核與決策權。

筆者認為,在綜合全案證據,言辭證據和相關書證均無法充分證實風控部經理直接或間接參與了公司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業務的情況下,無法證實風控部經理具有犯罪故意的情況下(結合行為人是否具有金融從業的相關職業經歷具體判斷),其對單位實施犯罪活動并未起到組織、策劃、積極實施的主要作用,不應將公司風控部經理認定為公司主要管理人員,其不應對自己任職期間及公司業務員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的數額承擔刑事責任。

綜上,筆者認為在辦理此類案件尋找辯點時,應從立法本意出發界定涉案公司實際的管理人員、實際的負責人、實際的決策者,從客觀行為推行為人的主觀意識形態,確定行為人的主觀惡性程度,以界定行為人對法益的侵害程度,在定罪量刑時以達到罪責刑相適應的法律效果。辦案時需要我們站在立法者的角度上去探尋背后的相關法理,這是大學本科教育第一學期開設法理課程的真諦,也是刑法規定罪刑法定、罪責刑相適應基本原則的緣由和重要意義?;诖?,我們才有可能尋找到無罪辯點,維護被告人的合法權益,防止冤假錯案的發生。

參考文獻:[1]陳興良,張軍,胡云騰著:《人民法院刑事指導案例裁判要旨通纂》,北京大學出版社,2018年版。

          [2]熊選國主編:《人民法院量刑指導意見與兩高三部關于規范量刑程序若干問題的意見理解與適用》,法律出版社,2010年版。

          [3]張軍主編:《刑法分則及配套規定新釋新解(第9版》,人民法院出版社,2016年版。

          [4]田文昌,陳瑞華著:《刑事辯護的中國經驗田文昌、陳瑞華對話錄(增訂本)》,北京大學出版社,2014年版。


分享 :
  • 電話:0537-2381116
  • 傳真:0537-2385556
  • 郵箱:[email protected]
  • 地址:濟寧市洸河路60號天工大廈7-8樓
© 1999-2020  山東文思達律師事務所  版權所有魯ICP備17044230號-1
最大赚钱论坛 中国体育彩票飞鱼游戏 排列五专家杀号两元网 为何有这么多股票推荐群 双色球中三个红球多少钱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查询 山东十一运夺金彩经网 手机赚钱方法 中国股票分析师排名 青海高频11选5开奖结果 高频彩票分析技巧论坛